你所在位置:首页科学探索 → 漫长岁月

漫长岁月

发布时间:2019-05-15
 
我们在宇宙中是不是独一无二,也就是别的星球上或其邻近有没有生命存在这个问题的提出比我们知道恒星是别处的太阳还要更早.尼古劳斯.冯.屈斯(NikolausvonKues,1401—1464)和乔尔丹诺.布鲁诺(GiordanoBruno,1548—1600)都曾为此伤过脑筋.为此,两人之中一位幸免于难,另一位不得不在烈火中为真理而献身.
讲到银河系中其他天体上的生命问题,这里只打算谈那种和地球生命的化学成分类似的情况;特别要提出来作为先决条件的是,这种生命离不开液态水.我们想知道,在某行星上是不是已经存在类似人类甚至进化阶段更高的生物.不论是这两种情况的哪一种,像地球上那样长的演变年代看来总是必需的.南非德兰士瓦省翁弗瓦赫特的发掘结果告诉我们,早在35亿年前地球上就存在过比较高级的单细胞生物蓝藻,而人们估算的地球年龄只比这个数量大10到15亿年.所以我们要搜索的对象星周围应该具备这样的条件,使原始生物至少已有40亿年之久能稳定地向较高级生物进化.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我们这个行星上的生命发展史.天文学家海因里希.西登托普夫(1906—1963)作过这样的形象比喻:假想我们能把大约50亿年长的地球史压缩成一年,那么原来的1亿年就变成1个星期,实际演变中的160年就转化为一秒钟.这样一来,从宇宙和银河系最老的恒星起源到太阳和地球的形成用这样的压缩时间表示大约经历了1年.假定太阳系的行星,包括地球,形成于第二年的1月份.那时大气的主要成分还是氢,也就是宇宙中最丰富的元素.后来,氢逃脱了地球引力的束缚,氮和氧成为地球大气的决定性成分.可是早在氢大气时代,简单的生命形态已经出现,而3月份就有了翁弗瓦赫特单细胞生物.生物仍在不断进化,但是我们了解得比较确切的只有假想压缩年的最后6个星期,这是因为得到了由化石揭示的信息.在此期间大部分的氢已经逃散,各类生物的习性转而与氧相适应.11月末是植物,稍后是动物征服了各个大陆;曾经在地球上称雄1星期.



上一篇:银河系生物探源
下一篇:银河系生物猜测